内部网站|E办公平台|中科院邮箱| English|中国科学院
张柏春:科学是精英事业不靠“人海战术”
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1-20

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所长

张柏春:科学是精英事业不靠“人海战术”

■本报见习记者 马卓敏

英国《自然》杂志近日发布的《2015中国自然指数》增刊显示,中国高质量科研对世界的总体贡献仅次于美国,居全球第二位。

这是国际重要科学期刊对中国科研实力的一个严肃评判。

对此,中科院自然科学史所所长张柏春告诉《中国科学报》记者:“我们既不可妄自菲薄,也不必盲目乐观。”他指出,虽然中国科学家的论文发表量已排世界第二,而论文引用率却没有这样高的排位。

“近三四百年,中国人对世界科技鲜有重要贡献。最近几十年中国科技发展虽有起伏,但实力已大大增强。”在张柏春看来,《自然》的评判有一定的权威性,但纵观全局,我国的整体科研实力还远未坐上世界的“第二把交椅”。

一般而言,科研包括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,而我国科研的原始创新能力还亟待提高,许多关键核心技术仍受制于人,国产产品在世界市场上的份额还以中低端为主。张柏春强调,改革开放以来,我国经济快速增长与技术升级更多得益于对国外技术的引进与消化、吸收,科研院所和高校在向市场转化技术方面还不尽如人意。

“近年来,我国科学家取得诸多科研突破,本土科学家在诺奖方面也实现了‘零的突破’,这都标志着中国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。不过,从近四百年科技发展及其对现代化的推动来看,我国科学家和工程师依然任重道远。”张柏春表示,可喜的是,在关系到竞争力与国家安全的关键核心技术方面,我国科学家尤其勇于担当和敢于攻坚克难。“面对国外的技术封锁,我国科学家和工程师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,首先解决‘从无到有’的问题,在此基础上向更先进的目标迈进,此次‘2015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’便极具代表性。”

当今世界,科技论文的数量“爆炸了”,但论文的含金量,即对知识的创造性贡献,并没有爆炸式增长。张柏春举例说,无论是16至17世纪的伽利略和牛顿,还是20世纪初的爱因斯坦和普朗克,其发表的论文数远不及当代,但却成就了两次科学革命。因此,他认为评价科技论文,质量重于数量。而且很多重大成果不能以论文来衡量。“科学是精英的事业,不依靠‘人海战术’。”

如今,我国尝试通过改革体制机制来提升科研“生产力”,解决科技与经济“两张皮”问题。“十三五”期间,科技体制机制改革压力加大,任务更加艰巨。“体制机制改革应当基于对科学、技术、产业本质及其关系的深刻认识。”张柏春认为国家可以运用政府的力量和政策的优势,合理作出体制安排与资源配置,让科研院所、高校和企业更加高效地产出知识与技术。

此外,他还指出,一个国家要跻身于创新强国,企业研发实力必须提升。世界上大量的发明与创新,特别是面向市场的创新,主要靠企业完成。以美国和欧洲为例,其大飞机和发动机的制造技术就掌握在企业手里,而中国要想提高创新能力,必须持续培育企业的研发实力。

来源:《中国科学报》 (2016-01-20 第4版 综合)

[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