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部网站|E办公平台|中科院邮箱| English|中国科学院
林力娜:20世纪法国科学史研究的回顾及未来研究趋向的展望
    发布时间:2010-10-15

   2010年10月8日下午2点,法国国家科研中心教授、中国科学院特聘研究员林力娜在自然科学史研究所401会议室做了题为“20世纪法国科学史研究的回顾及未来研究趋向的展望 ”的报告。

   林力娜教授首先对20世纪上半叶法国科学史研究进行了历史回顾,并借此,集中阐发了法国科学史研究的主要特点。法国科学史研究最大特点是哲学对科学史的巨大影响。这里所说的哲学绝不局限于科学哲学,而哲学对科学史的影响也不是始于20世纪。数学史家唐内里(Paul Tannery,1843—1904)在19世纪就试图将康德哲学引入到自己的研究中。20世纪初,哲学家卡瓦耶斯(Jean Cavaillès 1903—1944)认为,探讨知识论一般问题的最佳途径是研究人类如何获得科学知识。继而,他深入研究了集合论的历史。作为卡瓦耶斯的朋友,阿爾伯特·劳特曼( Albert Lautman 1908—1944)也抱着研究数学哲学的初衷而研究数学史。加斯东·巴什拉(Gaston Bachelard,1884—1962) 关注物理学史,他将知识论和科学史研究结合起来。柯依雷(Alexandre Koyré,1892—1964)也同意科学史研究要服务哲学研究的目的。康居朗(Georges Canguilhem 1904—1995)编辑过卡瓦耶斯的著作,是巴什拉的学生,米歇尔·福柯( Michel Foucault  1926—1984)的老师。他最初学习医学,后转向科学哲学研究。他强调必须借助科学史才能深入理解科学哲学问题。上述这些学者再加上福柯,一起构建了法国的历史-哲学的研究传统。从法国科学哲学角度来看,这一传统具有浓厚的“知识论”色彩。该传统下的科学史研究较少考虑科学家的活动,而更多关注科学知识自身的发生、发展,以及观念的演进等。

   接着,林力娜教授着重介绍了两个建立较早的科学史研究机构,“科学技术史研究所”和“柯依雷中心”。1932,巴黎大学(索邦Sorbonne)成立了第一家专业研究机构:“科学技术史研究所(Institut d’histoire des sciences et des techniques)”。首任所长是巴什拉,继任者为康居朗。该所后更名为科学技术史和科学技术哲学研究所(Institut d’histoire et de philosophie des sciences et des techniques)。第二家专业研究机构的建立与柯依雷有直接关系。在年鉴学派大师布罗代尔(Fernand Braudel)的帮助下,该机构在法国高等研究实践学院(Ecole Pratique des Hautes Etudes)内成立,后更名为“柯依雷中心(Centre Alexandre Koyré)”。Pierre Costabel (1912—1989)、Ernest Coumet (1933—2003)、René Taton (1915—2004)以及Jacques Roger (1920—1990)是该中心的教师。

   两个科学史研究机构的研究风格有所不同。由于历史学家布罗代尔的影响,柯依雷中心更加注重科学史与一般历史学的关系。该中心的研究工作人员开始注重校勘,关注科学家的活动。

   法国科学史研究的风格在持续发生转变。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,尽管哲学对科学史的影响力仍然很强,但随着科学社会学以及社会科学史研究兴起,哲学的影响力在逐渐减弱。科学技术史研究所和柯依雷中心两个机构各自拥有不同的研究方向,风格逐渐鲜明,到70、80年代甚至对立起来。科学技术史研究所注重科学哲学,而社会因素在柯依雷中心的科学史研究中分量越来越大。后者开始不再将科学内容本身以及观念演化作为重点,相反,人物、机构等逐渐成为研究焦点。这样的风格与科学哲学-科学史的研究传统渐行渐远。康居朗的学生Roshdi Rashed 认为,不重视哲学的价值、不关注科学内容,这些都是科学史的损失,不过,他也主张科学史研究要重视校勘方面的工作,要具备跨国的视野,并且加强与科学家的联系等。

   林力娜教授最后指出,近年来,很多人意识到科学的实践转向(Practical Turn)将是科学史研究的未来发展趋向。她认为,这种转向具有必要性,因为它提供了一种新的工具来揭示科学史需要处理的材料,也可能是未来研究的一个发展方向。

   林力娜教授报告的内容十分丰富。除上述内容外,她还介绍了20世纪其他学科领域的学者所进行的科学史研究。比如,法国科学家、古文字学家、文献学家,以及人类学家和语言学家等开展的科学史研究和非西方科学史研究。同时,她也有重点地介绍了目前法国科学史、科学哲学的机构制度及其合作运行模式。

   报告结束后,在场的学者与听众提出了一系列问题。比如,如何评价目前法国科学史和科学哲学研究之间的关系?法国科学史研究和英美科学史研究的区别和各自的特色是什么?实践转向作为一种未来研究趋势,在数学史研究中有何具体表现?林力娜教授对提问做出了耐心而精彩的回复。

 

 

(学部学科发展战略研究中心暨科技发展规律研究创新团队 信息员 姚大志 供稿   科研处 编辑)